ca266亚洲城官网 >ca266亚洲城官网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2019-09-08 12:25:16 来源:环球网
A+ A-

陈志豪(站者左起)和刘博文希望孩子入学问题能尽快解决。
陈志豪(站者左起)和刘博文希望孩子入学问题能尽快解决。

(吉隆坡12日讯)男子“先上车后补票”造成3名孩子面对公民权问题,而且8岁长子至今仍无法入读小学,让他悔恨不已,甚至以本身经历奉劝各位欲娶外籍人士的男士切勿未婚就生子。

事主陈志豪(42岁,从事建筑模型制作)的两个儿子分别是8岁和6岁,而小女儿只有5岁。不过,事主是在2013年才和中国籍太太易红霞(37岁)注册结婚。

虽然,事主自婚后,就开始为孩子公民权的问题东奔西走,并在长子达入小学之龄时,多次奔走政府部门和寻代理帮忙办理有关的手续,但都徒劳无功。

事主说,在为孩子申请公民权和入学的过程中,一直面对诸多刁难和莫名的要求,包括律师提出把孩子转为领养的无理建议、教育局要求我们向中国驻马大使馆为孩子申请护照等;而多次的失败也让他心灰意冷,夜不能寝,觉得对不起太太和孩子。

“孩子没书读,只能在家教小孩读书识字。我几乎每夜都睡不着,工作一半会莫名哭,觉得对不起他们,所以我奉劝男士们,一定结婚才生子,不要害了小孩,我就个活生生的‘样版’。”

- Advertisement -

“初期我是透过代理为孩子办理公民权,但不成功,然后我就到孩子出生的医院,询问护士该如何,然后就拿了一位律师的联系。”

他说,向律师寻求协助时,每小时的咨询费就要数百令吉,但该律师在咨询过程都在说些无关要紧的话题。

“律师准备些文件后,就很仓促地带我们到国民登记局,帮我们填写资料、复印和申请等,这其实和亲自办理完全没分别。”

他是在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与投诉局副主任刘博文的带领下,于记者会上,如是披露。

陈志豪说,几乎每两、三个月,就到布城国民登记局询问结果,官员只说“等”。引颈长盼3年,申请还是失败。

“不论我如何求情,官员连失败的理由都不说。我找律师,他说,我不可能成功。但为何我找他帮忙时,却一昧说定能成事?现在又说不可能。”

“律师还说,通过家人领养孩子的方式,申办会更容易,每名孩子收费大约是6000令吉。当时我确实有股冲动,但想想,自己的孩子为何要给他人领养,越想越荒谬,所以没答应。”

马中机关两边跑 长子迟迟未获入学

陈志豪长子原在去年就应该入读小学一年级,但却基于公民权问题拖延至今还没入学。

他说,去年安邦华小二校愿意接受长子入读,还出信让他到教育局办手续,但雪州教育局却开出要护照的附加条件,而且是在30天之内。

“教育局官员嘱咐我到中国驻马大使馆为孩子办护照,其实我已觉得不太可能,但仍硬着头皮尝试。”

“结果,中国大使馆官员就说,既然我要为孩子申办大马公民权,又怎可能出中国护照给孩子,如出护照,等同孩子属中国籍。我无话可说,只好折返教育局,教育局官员又坚持说中国大使馆一定能出护照。”

事主说,当时他还叫该官员陪他去大使馆,但对方没理会,而他只能再到大使馆一趟。

“我两头跑多次,加上求情,最后大使馆终于出一本旅行证护照给长子。教育局也说孩子可以读书了,我们欣喜若狂,缴付120令吉非公民学费后,开心不了多久,当局发现原来是旅行证,又说不行了,而这次又建议我们到移民局。”

他说,到了移民局,当局就说孩子有出入境记录后,就可以读书,建议我把孩子带出国,再带回大马。

“当下,我就心想,要如何出国?我问对方,孩子没护照没证件要怎样出国,他也答不出,然后又叫我去教育局。最后,我都已心灰意冷,只好寻求民政党的协助。”

刘博文:陈妻签证期限被缩短 恐难申请红色身份证

除了孩子公民权和入学难题外,陈志豪的太太也面对逗留期限被缩短的问题。

陈志豪说,按照常理,外籍配偶的签证期会逐年获准加长,但其太太获准延长2年后,隔年却被缩短至1年。

刘博文指出,外籍配偶签证期限一旦被缩短,可能会面对难以申请红色身份证的问题。

“随着外籍配偶居留在马的时间越长,签证期限也会逐年获得延长,然后就可申请红色身份证,再到蓝色身份证。”

他认为,事主孩子的公民权和入学问题刻不容缓,必须立即解决,而且其次子明年就得念一年级了。

“陈志豪的案例确实较特殊,教育局还加附加条件,但无论如何,我会尽力在1个月内协助他们解决问题。”

- Advertisement -

他说,明天民政党将会在中午12时,于脸书推介中文版大马公民权指南,教导民众如何处理申请公民权难题,尤其是小孩和老人。

“我们也欢迎在申请公民权期间,遇到官僚作风的民众,通过脸书向他们投诉。”

他说,明日国民登记局官员也会一并出席推介礼,而他将会借此,把陈志豪太太所面对的签证期限问题,通过信函的方式,传达给有关官员。

责任编辑:元岐隅 CN037